新闻动态

在线教育:红黄蓝外教猥亵女童,中国合法外教不足三分之一

浏览:939 时间:2019-08-01 分类:行业资讯

猥亵女童,中国不是外国人的法外之地。

7月23日,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通报,北京红黄蓝青岛万科城幼儿园一外籍教师对一女童进行猥亵,市北区检察院依法对其批准逮捕。

红黄蓝也于7月25日在官网发布相关情况说明,针对外教管理不到位行为,红黄蓝对涉事园园长和配班教师当时予以了撤职处理。

外教授课,已经成为很多幼儿园招生的一大噱头,一旦有了“双语”加持,价格翻番,家长追捧。然而,中国合法外教不足三分之一,大多数外教不过是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罢了。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中国不合格的外教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被非理性的需求给撑起来的。”

山东省示范幼儿园

这起外教猥亵女童事件,其实发生在今年年初,距离通报出来时隔半年之久。

据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通报,2019年1月,这名外籍教师在学生午休期间,趁无其他教师在场,对一女童进行猥亵。

监控视频显示,在1月25日14时许,该外教在配班老师上卫生间时进入班级,并把手伸进幼儿的被子里,配班老师返回时该外教离开。

好在女童告知父母后,父母向公安机关及时报案。侦查取证后,公安局市北分局将此案提请市北区检察院审查逮捕。

根据红黄蓝官网介绍,红黄蓝万科城幼儿园是北京红黄蓝在青岛举办的第三家直营幼儿园,于2016年晋升为“山东省示范幼儿园”。

就在同一年,这家幼儿园却被曝饭菜中出现虫子,数量竟然多达六条。

据大众报业集团主管的半岛网消息,2016年7月4日上午,部分学生家长因幼儿园调整学生教室问题,在幼儿园停留至中午,并要求提供午饭。

没想到,家长用餐时却从饭菜中发现六条形态各异的虫子,有的虫子甚至还长着翅膀。 当家长们拿着有虫子的饭菜给厨师看时,又在厨房发现了已经剥好皮待用的腐烂洋葱。

针对饭菜中出现虫子的情况,红黄蓝万科城幼儿园随后发表声明,同样免去了红黄蓝万科城幼儿园园长的职务。

铁打的幼儿园,流水的园长。今日在外教管理上出现漏洞,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

哥伦比亚籍英语外教

红黄蓝在情况说明中表示,涉事外教Daniel,哥伦比亚籍,是持有正规工作签证的外教。

然而,根据国家外国专家局发布的《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服务指南(暂行)》,英语外教应同时满足母语为英语,取得大学学士以上学位,具有2年以上的语言教育工作经历的条件。

也就是说,英语外教至少应该来自英美澳加等国,而这位哥伦比亚外教,母语是西班牙语。

一位国家外国专家局工作人员在央视新闻的采访中表示:英语非母语国家的外教,要正常在网上提交材料的话,他们肯定会不予批准的。

不过,行业有规则,中介有对策。某外教中介公司工作人员甚至跟央视口吐豪言:现在中国的大部分外教都是不合法的,但是只要这个没有被查到的话就没有问题。

7月16日,北京三中院宣判了一起“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”。这三名被告非法组织多名外教入境,派往北京多家幼儿园非法务工。

北京三中院审判长于靖民解释,被告组织的这些没有资质的外教,主要是通过办理学习签证、商务签证等短期签证,获得来华的机会。

根据规定,来华外教需申请外国语言类教学工作签证,持有学生、旅游等其他签证的外国人,不能在中国进行教学工作。

仅在今年7月,媒体爆出的外教没有教学工作签证的事件,至少就有5起。

7月24日晚,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查获了5名非法外教。经查,这5人分别来自东欧、南欧和非洲相关国家,均未取得工作许可和工作类签证。

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即使是正规学校,想聘请一名资质合格的外教,其实都是很难的事儿,这也使得大多数外教空有一副外国面孔。

合法外教不足三分之一

既然在中国的外教大多数不合格,那外教的质量就不敢细想。

7月10日,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,成功破获一起涉毒案件,共抓获涉毒人员19人,其中7人为英孚教育徐州中心的外教。

除了瘾君子,还有国外的罪犯摇身一变,就来中国教娃学英语了。2013年,南京一所国际英语学校发现本校一名外教猥亵儿童,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,他竟然是美国警方通缉的逃犯。

外教群体鱼龙混杂,却成了不少幼儿园和培训机构的招生利器。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中国家长们,还挤破脑袋要把孩子送进去。

谁让外教太紧缺了呢。据国家外国专家局的官方统计,2017年中国从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已达40余万,合法“外教”数量仅占三分之一。

中国国际人才市场国际教育部部长王雨石估计,当前国内市场对外教的需求规模超过30万人,但持教学工作签证的外教数量不足10万。

而且,外教的分布也不均衡。北京2019年持教师工作签证的合法外教在1万人左右,而一些三、四线城市的合法外教只有几百人。

外教的需求远远不能满足,造成供求矛盾。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合法的外教供给不足,短期内是解决不了的。”

因此,“过多的外教治理措施是没用的,而是要把供求关系理顺,把真正需要外教的需求降到理性范围内,这是最根本的。”储朝晖表示。

外教治理,非一朝一夕,有没有一颗速效救心丸能解燃眉之急呢?

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现在能够做的,就是让市场更加公开、透明、法治。长久的良性的治理,就是让市场来优胜劣汰。要建立公开、透明、法治的市场,关键是让外教公开资质。

储朝晖认为,其他的调整都很难实施,但是公开资质是比较易行的,家长也肯定有这个动力。